寂灭天尊 1252 血绮的惊惧,郑卫之殇!

2019-10-15 20:09:43 来源: 马鞍山信息港

寂灭天尊 1252 血绮的惊惧,郑卫之殇!

“你是叫血绮吗?这名字真的很难听!”

在血绮慌乱的神态中,凰云淡淡的道,“不如听我的改个名字,唔……就叫月箬,如何?”

“月箬?”

听了凰云的话,血绮微微一怔。

不知为何,她对月箬这两个字竟是觉得很熟悉,仿佛有种刻在骨子里的感觉。

可,明明记忆中就没有一点这种印象!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话?”

血绮深吸一口气,冷哼道,“快点把我的暗炎给放了!”

“哎……”

凰云轻叹了一声,无奈的轻轻摇了摇鹿首。

然而萧天这时的表情也变得有些怪异,为什么他听着月箬这个名字也觉得很熟悉呢?

仿佛是亲人一般!

“想要我放了暗炎,那就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凰云淡淡的说道。

“你想知道什么?”

血绮警惕的看着凰云,虽然对面是圣兽,但想要她背叛血月也是怎么都不可能的。

“,你今年是不是二十八岁?”凰云似乎没看出血绮警惕,轻笑着问道。

“……是!”

虽然不知道凰云问这个做什么,但血绮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

“第二,你记得你父母是谁吗?”血绮继续道。

“你到底想问什么?我不知道!”

血绮感觉自己要发飙了,声音变大的说道,“我就是一个孤儿,没有父母!”

“第三,你右肩上是不是有一轮弯月胎记?”

“你……你怎么知道?”

凰云的话刚刚落下,那血绮却是惊骇莫名的踉跄后退,睁大了双眼望向凰云,眼中充满着震惊。

“看来是真的了!”

凰云轻点鹿首,看着那紧张万分的血绮,目光却是更加的温和。

“收好你的暗炎!记住我的话,在你没有真正达到神域之前,不要太过的唤出她,否则你是承受不了那种反噬的!”

凰云说话间,缠绕在暗炎火凤身上的金色丝线全然消失,血绮急忙掐动印诀,将暗炎火凤重新收回到了体内,可她的心内却是更加困惑,这个凰云到底要做什么?

她又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上有弯月胎记?

而且,为什么会觉得凰云的目光有种长辈的样子?

这一切的一切,让血绮百思不得其解!

“血绮!”

就在这时,萧天忽的出声了,“凌晗到底被你们关押在了什么地方?还有,碧波阁的事情到底是谁做的?”

“我凭什么……”

血绮刚想要冷声说话,可那凰云的声音却是忽的响了起来,“血绮,你老实回答他的话,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

后悔……

听了凰云的话,血绮轻哼了一声,不屑的撇撇嘴后,正要说什么之际,却是注意到凰云的眼神,不由得身体一颤,顿时一种前所未有的惊惧之意自心底弥漫……

“这是怎么回事?”

血绮暗道不妙,那阵惊惧的感觉让她怎么样也无法消泯。

后悔……

为什么会后悔?

血绮搞不清楚,但嘴里却是乖乖的道,“凌晗的关押地点我不知道,但碧波阁是日月星他们带人灭掉的,我事先并不知情!”

“怎么回事?”

血绮听了自己说的话,顿时面色大变,心内更显出几分惊惧。

这些话,根本就不是她想说的啊!

“她说的是真的!”

凰云朝萧天道,“我刚才用了一点小手段!萧天,你记住,不管如何不能伤害了她,不然就算有灵儿三个小家伙帮你求情,我也断然不会饶了你!”

“血绮,你走吧!”

语毕,没等萧天回答,凰云便是扭头朝血绮言道,“不要回血月去了!他们不过是利用你而已!不过我想你也是不会听我的话的,哎……这样吧,这个你收好!”

说话间,一道金光自凰云身上飞出,直接飞到了那血绮手中。

那竟然一根羽毛,是从凰云的金色双翼上摘取下来的。

“你若是在血月当中遇到了危险,便将心神注入这根羽毛内,我便立刻去救你!但是你记住,仅此一次!”凰云如是说道。

“我不要你的东西!”

血绮犟着脖子说道,可正准备扔掉的时候,那金色羽毛却根本甩不掉,反而是直接飞到了她的头上,在金光闪闪后便已然消失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

血绮惊愕万分,甚至心内的那种惊惧还没完全消散便再次蔓延。

“不要紧张!它已经和你融为一体,除非你有超过我的实力,否则是扔不掉的!只要你想它它便会立刻出现!”凰云轻笑道。

“好了,你走吧!记住我说的话!”

凰云不再多言,而萧天他们想说什么,却都是被凰云用眼神制止了。

“走就走!这个仇,我是不会忘记的!”

血绮轻哼了一声,便是身形腾空而起,朝着远方急速飞去,转瞬间便已经消失不见。

“凰云小姐,你怎么真的放走她了?”

萧天有些不满,眉头紧皱的朝凰云问道。

“难道是假的?”

凰云看了萧天一眼,又瞥了下更为不满的凌月灵,淡淡的道,“我已经说过了,血绮对碧波阁的事情并不知情!她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坏!正如我刚才所说,她只是被一个利用了的可怜人罢了

!”

“那我们还想从她身上知道表姐凌晗到底在什么地方呢!”萧天接口道。

“你们不妨去并州西城找找!”凰云轻笑道。

“并州西城?”

闻言,萧天和凌月灵俱是一怔,莫非凰云的意思是,凌晗表姐被关押在并州西城某处?

若真是如此,那可让萧天他们很无语了。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灯下黑呢?

“不错!你们去了就知道了!”

凰云淡淡的继续道,“还有,据我所知,血月的人又开始动手了!他们的目标正是并州西城的郑家与卫家!”

“什么?该死的血月!”

萧天闻言当即大怒,正要再说什么的时候,凰云却是言道,“行了,事情已经解决了,你们回去吧!记住,以后没事不要来打扰我,我和你们不熟!”

说完,凰云便是轻轻鸣叫了一声,那四周的魔兽们立刻急速散去,而她自己则带着老龟似慢实快的消失在了萧天他们眼前。

“爸爸,我们走吧!鹿姐姐是刀子嘴豆腐心呢!”

灵儿抱着萧天的胳膊,脆脆说道。

“走!”

萧天笑着捏了捏灵儿的小琼鼻,而后让凌月灵牵着芷晴,狂剑抱上离儿,便是相继瞬移离开了此地。

可萧天却没注意到,在他们离开之后,这岛屿上又是一道七彩光芒冲天而起,朝远方急速掠闪而去,只可惜去的并不是萧天他们那边,而是之前血绮离开的方向!

…………

并州西城,萧天他们紧赶慢赶,终还是来晚了一些。

郑家与卫家已经是在昨夜被灭了满门,两家人上下踪迹四百余人全部被杀,一个不留。

而这些却是和之前并州城的其他小型家族被灭的情形一模一样,那情形简直惨不忍睹,再次让整个并州城内的人们人人自危,甚至已经有好些怕死的人已经举家搬出了并州城……

“爸爸,去那边!”

在萧天怀中,灵儿伸出那r嘟嘟的小手指着前方,脆脆的道。

“小丫头,别胡闹!没见着这里有那么多的尸体吗?”萧天哭笑不得的道。

“不嘛不嘛!去嘛!”嘟着小嘴,灵儿不满的扭动小身子,撒娇道。

“天哥,去看看也无妨!”

凌月灵柔声道,“我相信灵儿不会随便说说的!她或许会有什么发现!”

“……好吧,我们去!”

萧天也没有多言,便是当即抱着灵儿朝她手指的方向走去,凌月灵牵着芷晴,狂剑抱上离儿跟在后面。

“前面左拐!”

“对咯对咯,前面直走,然后右转啦!”

“就在前面拉!”

……两三分钟后,在灵儿的指路中,很快便是来到了她所想要的地方!

这里,是在郑家的后花园尽头。

“爸爸,我要下来!”

灵儿在萧天怀中挣扎下地,而后蹬蹬蹬的跑到前方的某个墙壁上轻轻滑动了几下,而后众人只听得轰隆隆几道声响,那原本墙壁上竟露出了一个不知通向何处的通道阶梯,里面黑漆漆的一片,让人看不清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

萧天和凌月灵的对视一眼,俱是疑惑不已。

“灵儿你怎么知道这里的?”萧天问道。

“嘻嘻……因为我来过呀!”

灵儿嘻嘻一笑,站在那d口招手道,“爸爸,月灵妈妈,你们快来呀!”

说完,这小丫头根本不等萧天他们回答,便是小腿迈开咚咚咚的朝里面跑去。

“喂,小丫头,你等等!小心有危险!”

见状,萧天大急,急忙和凌月灵他们快速紧追过去,而那d口移动的墙壁,在他们进去之后却又重新自动关上,一切如常,至少从外表上看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萧天所担心的危险并没出现,在灵儿的带领下,他们左绕右绕的却是已经深入了不少,而让萧天惊讶的是,随着他们的深入,这下面的通道两侧却是有不少的夜明珠,所以倒也没有任何黑暗之感,反而亮如白昼,不过萧天心里想知道的是,灵儿这小丫头到底要带他们去什么地方!

贵港治疗盆腔炎医院
南充整形美容医院
雅安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贵港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南充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