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相聚2015

2019-07-14 03:24:39 来源: 马鞍山信息港

五月十日,风和日丽,阳光明媚。

任师傅老菜馆的金字招牌,耀眼夺目。菜馆不大,是个小二楼,楼下散台人来人往,热闹喧嚣,传统家常菜,别有一番风味,楼上几个包房,早已宾朋满座,交杯换盏,人声鼎沸。

今年正好是我们参加工作四十年(1975—2015),我约十几位好友相聚在任师傅老菜馆,喝点小酒,品尝家常菜,畅叙四十年的友情。

北京来了,我刚参加工作时,他在厂生产技术科,年长我两岁,多年来对我特别关照,后来当了制片主任、生产技术办公室主任、再后来当了副厂长、厂长官越做越大,而咱俩的友情越来越深厚,就是做一把手厂长时,常常把我叫去饮点茶、喝点小酒,唠唠家常,叙叙友情。

穿着时尚的小巍,是我多年的好朋友,当时她也在洗印车间工作,她比我早工作几年,虽然,年龄比我小但我也该管她叫师姐,想起当年,我们在一起游千山、打篮球、祭扫烈士墓......那样阳光、那样开心、那样纯真,后来她学了服装设计,经常外出拍戏,再后来她成为非常的服装设计师,拍过很多大戏。

年轻靓丽的小邓,比我参加工作晚几年,也在洗印车间工作过,我们一起值夜班洗片子,想起那段日子,无忧无虑,快乐无比,后来厂里送她去长春电影制片厂学化妆,经过多年实践,现在她已经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化妆师。

刚刚旅游归来的小徐,是做财会工作的,在厂财务科,我的好朋友老陈也在厂财务科,我老去找老陈玩,时间久了,和小徐也成为好朋友了,那时我们才三十几岁,经常出去游玩,经常走进小饭店,喝点小酒,在一起聊聊,加深友情。

朴实无华的金温和我一起入厂,他老实忠厚,为人实在,一直做电工,技术精湛,什么电视机,什么家用电器,到他手里都如囊中之物,修理自如,就是高难度摄影机的电气线路,他也掌握的如数家珍,后来厂里为了保证阿莱摄影机的安全,派他跟阿莱摄影机外出拍戏,他兢兢业业,一丝不苟,那年我们在内蒙古坝上草原拍戏,冰天雪地,零下三十多度,给我们冻的不停地走动,而他一直坚守在摄影机傍,那种爱岗敬业的精神,令人赞佩!

十分憨厚的培华是我的中学同学,一起下乡去盘锦,一个炕上睡了好几年,一起抽调回城又到一个单位,集训又在一个班还睡在一个床上,后来都分到洗印车间,四十多年了,我俩不分你我,友情深厚,绵绵流淌。

一身休闲打扮的小明,和我在《中国妈妈》、《省长一家人》、《还看今朝》、《红碱草》等剧组,朝夕相处,密切合作,结下了深情厚谊。

还有老杜、老陈、一凡、子平、云起、三哥、大牛与他们的友情佳话,几天几夜也说不完,四十年的深情,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随着服务员的上菜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北京举杯提议:为我们的相聚,为我们的友谊,干杯!大家举起酒杯,不管白酒、啤酒一饮而尽。

我望着大家欢歌笑语,推杯换盏,眼睛湿润了,想起当年,我们都是十八、九岁的花季少年,不知不觉,四十年过去了,现如今小的五十四岁,的六十六岁了,还在谈论着当年的往事,述说着往日的情怀,倾述着昨天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在北京的煽动下,不知不觉六瓶白酒下肚,又喝了四十二瓶啤酒,酒兴仍然未尽,大家相聚太高兴了,忘记了年龄、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我把大家送到饭店门口,依依惜别,相约2016年再见!

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我想起一句老话“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难得啊,四十年的友情还在延续,还在流淌。

2015年5月18日

哈尔滨男科哪家专科医院好
云南癫痫病医院
癫痫患者的护理需要有哪些要求
本文标签: